碧螺春

船长和他的小海豹在小猎犬号:

起因是压力太大,没法做人,失魂落魄地猛喝橙汁儿,每天出门看到悠闲睡觉的流浪狗都嫉妒得想踢一脚。适逢傻杯杯给我打电话,说我们去海边吧!事情就这样成了。海是很南边的海,文天祥被流放的地方,岛有远近数群,树木都丰茂,海面渔船往来,漆成红白蓝三色,山云和蔼,海云巍峨。


我学会了徒手剥完整皮皮虾(肥美!


还学会了傍晚躺在晒得烫乎乎的礁石上辨认星座。


和追流浪狗。


出于习惯,带了纸墨G笔剪刀橡皮......每天先和杯流水线剪完纸人揣进兜里才出门玩,趴在涨潮处拍照,将螃蟹幼崽赶来赶去捉进镜头,杯杯吐槽说“好像他们两个来度蜜月然后我们俩是跟班喔”

评论

热度(289)